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掠影 > 正文

我的2016年个人总结

时间过得真快,2016年过去了,新的一年开始了。站在2017年起点上,总结2016年,以此记念。

今年的主题,可用“转变”一词概括。

部门合并之初,主管就将部门开发人员分成“平台组”和“方案组”,我作为平台组组长。不久后,主管将做底层平台开发的人慢慢向方案发展。一年多后公司高层又开始重视平台,一瞬间平台组要预研5个新SOC,于是主管又重新梳理部门,又将部门开发人员分成“平台组”和“方案组”,我变成组员。后来关于我的事务(即使一向是我负责的),但都是主管和平台组长说,平台组长再和我说。一些紧急事务,到我头上,时间已去大半。甚至连我请假,主管都要求我向组长请示(^_^)。

我曾以公司内核第一人自居,凡内核的事,我都十分在意,并认真研究内核源码。我输出的内核成果,很少出现问题,提交测试的任务也很少返工,而且除了硬件改版外,内核驱动很少改动。或许因为这样,公司领导们认为开发Linux内核驱动是十分容易的事。主管也认为什么问题都可以在“内核底层”解决。由于嵌入式的特殊性,需要和硬件部门打交道,而主管对硬件模块没有概念,与专门负责硬件的硬件部门主管讨论问题,往往都是接受结论。以至于领导们认为什么问题都是驱动问题,都是驱动可以解决的。曾经有个网络连通性问题,在每天例行早会上主管跟我说“硬件说驱动有问题,你check一下”。虽然后来原因是主板阻抗器质量问题,但这种凡是有问题都是驱动问题概念,深深刻在领导心中。当年那次公司层面召开的开发人员会议上,有同事说“Linux内核都是开源的”,相信已经得到与会领导同事们的认同。今年下半年,主管安排我集中在新平台,旧平台内核的问题,由我内部解决,再由其他人做任务输出成果到其它部门。一些技术有难度的,先让我预研后提交代码后,领导再安排其他人做任务。而一些基本的维护工作,已经不再和我有关——包括机制是否合理,是否有关联性影响以及代码的审核。而我,也不再以“内核第一人”自居了。人的精力有限,负责好自己那一份程序代码就够了。

这一年,我对职场的认知又加深了。说话的真伪,是否真正做事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事务的推进。比如同事可以拿我的成果向领导交差,对领导而言,事务完成了,至于真正谁实施,又何须关心。所以,善于表现自己十分有必要。
由于某些原因,我以不是项目成员的项目成员身份参与一个项目的WIFI研究开发,虽然项目最后没有使用,但也做了技术储备。在其期间,项目经理经常发电子邮件询问进度,当进度不理想时,会把电子邮件抄送到大领导处,并在邮件中表示出我遇到什么困难可以提出申请。他大概不知道,全公司只有我一个人在做WIFI,有困难也只能我自己解决。但这并不影响他的表现。而邮件在发出不到十分钟内大领导回话了。在2015年我做项目经理与其它人员沟通不畅时,进度落后时,没有意识到让大领导介入。这又给我的职场上了一堂课。
我被放到边缘化的角落,就是因为我曾经顶撞领导。对于技术的追求,让我在工作上以技术人员的耿直处事。设计机制不合理,我会提出来;流程不合理,我会提出来。边缘化最不舒服的地方是,明明是我负责的模块,领导偏偏问其它人,其它人再说是我做,然后领导再问我。而事务信息往往在最后关头才共享给我。不过习惯了就好。当亲身见识到同事可以直接拿别人的东西当成自己的东西,然后在会议上讲得天花乱坠,同事鼓掌称好时,我意识到说话比做事更重要,只要你说得好,善于利用他人,没人知道没人关心你真正做了什么事。靠口才吃饭不可耻。
知道人无完人而降低对自己要求后;当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本职岗位上,集中在提高技能上后,我整个人都轻松了很多,睡觉也踏实安稳了。

我一直认为我的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当主管说出“现在公司有些新人工资都比老员工高”的时候;当我见到到身旁同事可以直接复制baidu上的帖子,甚至连错误字也未改,直接拿人家现成程序就完成任务交差而领导完全没意见的时候,我忍不住找主管谈加薪。——但在每年公司例行的战略更改、组织结构变换之后,主管做了新成立部门主管,我的结果也就白费了。

在与其它部门协作中,我们部门处于劣势,组织架构上决定了我们部门向各大部门提供技术。因而凡是出现问题,无论大小均可派到我部。小至编译错误,大至设备死机。这一切,只需要企业QQ一句话,就能解决,就要解决。旧主管的处理风格是以公司大局意识为重,统一认知,为团队发展提供平和氛围。另外曾多次明确说,某些部门人员水平的确不如我们部门,但这短期无法改变,即使抛开其它部门水平问题,我们部门也要把事情做好。后来新主管直接要求我们处理其他部门事务时,不带立场,不带情绪,不管是不是我们部门的问题,有问题先反思。一个公司,总会有善于推诿的人,也总会有实干的人。所以我们部门的主管们才会如此要求员工吧。

即使对制度、流程有诸多埋怨,我依然保持对技术追求的初心。我认为,做技术不可耻。是金子总会发光。
工作之余,除了维护自己写的h264码流分析器外,其它无任何产出。但经常发表技术性文章,这些文章,或多或少帮助不少网友。
由于公司战略需要,今年开始使用WIFI,研究WIFI的任务落到我头上。虽然经过研究,但目前还只是入门。在研究了hostapd和horst源码后,对无线网络应用和抓包,也具备一定心得。
学习WIFI就不得不研究无线网络驱动,因而对Linux无线网络驱动进行一段时间的研究,向部门输出了十几篇文章——当然,不会胡乱复制粘贴,而且还具备一定实践理论基础。同时顺便对Linux网络子系统进行研究,经过学习研究,基本上打通了网络子系统各层次关系,对数据传递有一定概念,重要结构体也有认知。今后更加从容应对公司产品各种“网络问题”。
另一大研究是ONVIF,今年的工作重点主要是维护工作。虽然年底一句“ONVIF现在还有问题”让付出逊色,但我也从中学习很多。

乐于助人一直是我坚守的品性,不管是同事,前同事还是陌生网友,均如是。我对承诺亦一样,因而在没有找到本质问题前不会轻易下结论。这也使得领导同事认为我不够担当,怕事。当我发现说话比做事更重要时,事务可以不断返工时,我对自己的要求动摇了。我对时间也很重视,工作六年,上班迟到次数一个巴掌可以数完。当我发现每天例行早会只有一半人参与时,大半人加班晚到时,我也动摇了。当年,即使连续一周加班到晚上十点、十二点,我亦未敢迟到。即使当年的女朋友现在的老婆住院,我周末也去加班。然而,除了自己自我感觉外,又有何用?这一切,源于对自我陶醉,自我认可的精神世界的追求。但生活是现实的,是无法脱离物质的。保持初心的同时,还要认识外面的世界。

今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我儿子李大锤的出生。幸福来临的同时也伴随着无奈。在我家大锤生病住院期间,来回奔波百里地,跑医院睡医院,跑车站,跑相关部门。饮食无常,睡眠无定。虽然消瘦下来,但只要大锤能健康,一切都值得。同时,我深深体会到,除了自己亲人,没人会关心你。

生娃养娃,娃娃生病,花去不少钱。加上今年被相识十年的同学骗了大笔钱。除了努力学习技术,节衣缩食外,其它一切都是幻想,我也不敢想。或许,我注定是归于平淡那类人。

失去才知珍惜。生病才知健康重要。
愿天下程序员健康!
愿天下家庭和睦!

近来经济拮据,如本文对阁下有帮助,可慷慨解囊赞助笔者以输出更多好文章。
[email protected] 或 微信fly_camel_fly 均可。感谢!
14373903313201                                  14373903313202

本文固定链接: http://www.latelee.org/the-life/my-2016.html

如无特别说明,迟思堂工作室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 我的2016年个人总结 | 迟思堂工作室

目前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