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嵌入式Linux > 正文

嵌入式之行前传:挫折

最近一直在忙,学习、移植系统内核。

可没忙出个结果来,到现在还是一事无成。

在CU和CSDN上的博客逛了很久,对系统的移植也有个大概的了解了。一开始连个根文件系统也没个概念,就借了本这方面的书,叫《构建嵌入式LINUX系统》,看得也是一知半解的。但总算还有个概念了。

现在我知道移植大约要做三个方面的工作:Boot Loader、内核和文件系统。

Boot Loader我暂时用Mini2440提供的supervivi,等有时间了,技术提高了,再搞一个U-boot。所以目前主要还是内核。在PC机上我能编译,编译出来的新内核也能正常使用,但针对某一个芯片的移植我没有经验,也不懂,所以满世界去找资料,问人,看博客。也动手去做了,可惜,单是一个人的力量,胜算不大,结果失败了。败也败得心服口服的,也得到了经验,对移植有了个框架了,也知道移植的确很难,事非经过不知难,这是指在移植过程的困难;但经过了,就不觉得难了,这是指移植成功之后的感觉。我现在就是前一个步骤挂掉了。

我花了挺多心思、精力和时间在这个东东里面了,作业没有做,上课也没有专业听。开学以来就没有睡过午觉,晚上睡眠也不好,整天是精神不好,–虽然我心态很好,斗志十足。

我相信我会成功的,我只是在某些问题出了点错,虽然没有人指导,但我习惯了单干,习惯了独来独往了。尽管这条路上没有人伴我一起走(我是指同学,网友除外),但我终究会有成功之日的。

东坡尝云: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有坚忍不拔之志。

最后给张图片,悼念一下:

kernel panic

本文固定链接: http://www.latelee.org/embedded-linux/learning-embeddedlinux-01-breakdown.html

如无特别说明,迟思堂工作室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 嵌入式之行前传:挫折 | 迟思堂工作室

目前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