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十年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日月如梭,转眼间到了2020年。自2010年至今已然十年,工作也十年了。无论喜与愁,不管成或败,总结十年,以此记念。

一、概述

有人说,六十甲子一轮回。我不知道那时我是什么样的。但我觉得,十年也是一个轮回了。

毕业整整十年了。十年前刚刚参加工作,只身来到南宁,犹记得那时出了火车站,坐上24路车到高新区,未曾想,24路车将在未来很多年一直陪伴着我。虽说和几个校友一起入职,但也是孤独的。不到一年,校友们都离职,有的去深圳发展,我留在南宁,一是父母不希望去太远的地方,二是新认识女朋友。这样,一直到现在,在南宁整整呆了十年。

当时很迷茫,不知道前面是什么路,只知道埋头工作和写程序,没有规划未来。很多技术基础也是那时加深提高的。现在有了2个小孩,也很迷茫,不知道前面是什么,除了带小孩,就是写代码顺便接点东西做。但有了家庭和小孩,无论时间和精力及心态,已大不如前了。

其实未毕业前来过南宁,当时名义是找工作,实际上是来见见世面,毕竟是首府。当时去了西大东门同学宿舍住了几天,也去了人民公园。没想到,后来会在西大东门附近租了三四年的房子,也没想到,现在会带着小孩去人民公园跑步。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也有巧合、还有机缘,我是比较相信的。

十年来,换了几份工作。在南宁的大学同窗,有的已在银行系统做了十年,有的早已上升管理岗位,还有出国留学的博士。大多数买房买车了,虽然位置差距大,但我们这些人还保持着当初的感情,这种感情实属难得。

十年来,从初识到结婚到生子,已然习惯柴米油盐的生活。一直在西乡塘片区租房,换了9年地方。工作或在西乡塘,或在青秀区,前后一共换了5份工作,工资从2010年的1600,最高涨到过万,再回落到7、8千,这种起落不定的状态,也习惯了。曾经在某次离职时和领导说,钱少有钱少的过法。现在看,只适用于个人生活的日子。

前后购买笔记本电脑共2台。第一台被入室盗窃后(平生第一次报案),马上着手第二台,为了省钱,找了很多门道,花了4千块钱,直至现在还在使用,已然六、七年。电车的电瓶在3个月内在同一个地方被偷了2个(不够报案)。手机购买至少5台,第一台是小米1,作为价格敏感型的人,一直忠于小米,其中一台在公交车上被偷(平生第二次报案,可惜仅限于报案而已)。买了一台给孩子妈,买了一台给孩子婆婆。

十年来,一共出差4次,分别去厦门、北京、沈阳、贵阳。参加一次外地培训(北京香山),一次本市培训。

十年来,去了很多地方旅游,有峨眉山(平生第一次坐飞机,并抽中1千元现金大奖,以至运气耗完),云贵地区(昆明,丽江,香格里拉),华东地区(外滩,西湖,黄山),日本(平生第一次出国),桂林、北海。

二、工作

毕业一年

这一年,主要是从事机顶盒开发测试,但实际上开发基本没有什么工作量。由于单身又无其他爱好,利用空闲时间继续研究嵌入式 Linux (这时可写“研究”二字)。从 U-Boot、Kernel、Rootfs,到应用层,甚至 boa、触摸屏,都重新整了一遍。
除了 C 语言,html、php也接触了,甚至 js 也看了几个文件,但决心专注于 C 语言,其它的暂不研究。还抽空复习,通过考了软件设计师考试,也算有证可上岗。
总的来说,这时期是:略有小成。
但工作着实无前景,遂换工作。

毕业七年

这六年,均在一家公司供职。相对以前的自己,各方面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无论是岗位技能、职场接人待物,还是人生阅历。对嵌入式 Linux 底层理解更多,也参与了很多产品的开发,当然,真正负责的只是一部分,但对整个产品的开发及涉及的大部分都有了解。

总的来说,这时期虽然不能说登堂入室,但可以说是渐入佳境。在之后的工作中,不管是职场上还是技术上,或多或少都建立在此基础上。另外,旅游和出差也主要在此公司。

工作虽然稳定,福利好,但看不到未来,遂换工作。

四处飘荡

自换了工作后,基本上都不算稳定,不管是工作所在的区域抑或工作内容。
加之有了小孩,时间和精力都不如从前,但对技术的追求始终没变。为了生活,熬夜能力甚至见长了。
先是加入一家初创公司,写代码的同时,还负责运维和管理工作,强制加班较多,早上8点出门,晚上11点回到,但没有怨言,想着拼几年多点钱,可惜刚过一年,高层斗争,我站队的领导退出,另一投资方和站队人,再重组人马,还在原来的地方,只改头换面,现在听说估值更高了。
随后入职一家外包公司,做充电桩,学NodeJS,基本跑遍了甲方负责的在南宁的充电桩。有幸在罗师傅的指导下,开了一次电动汽车,这是拿证后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上路。
后来经过前前同事去了一家小公司,用C#和Golang,不过不到一年就跑路了。
这期间,对工作内容或编程语言来者不拒,公司要求做什么,就做什么。心态比以前有了较大提升。

三、现今

工作(非事业)和家庭真的是矛盾体,会顾此失彼。对于时间管理,我自有一套方式,但格局较小,只限于如何提高煮饭炒菜和小孩洗澡洗衣之间的效率。我擅长处理多任务,可以中断思考用map还是用vector,转而处理家里断网的问题。当然也有失误的时候,曾因为想工作的事,忘记路上买菜。

有一天,我和大锤玩,大锤找到2根白头发,才知道,原来,我已经不年轻了。有了小孩之后,责任心大大提高了,我已无我。只是限于各种条件无法突破,在现在的条件下尽能力做到最好就行,虽然苦了点,但胜于放弃。
现在,除了工作外,就是买菜煮菜,还带小孩教小孩,当然,只是大部分时间如此,不是天天如此。我不玩游戏,不喝咖啡(戒了七八年),也不抽烟(一两年内抽一包),偶尔小酌(心情极差或有好菜时喝),很少应酬。
曾试过早上去超市和大妈抢2块9毛9的鸡蛋。也试过抱着小孩去树根,和一群同样带着小孩的大妈和大姐讨论育儿心得。虽然一开始觉得有些不伦不类,后来也习惯了。

大锤是我的精神寄托,我会把自己的所得传授给他,现在的教育都在我的规划之中。如此看重,是因为孩子妈不止一次说婆婆把孩子“带废了”,“脑子有毛病”(其它的话严重程度低一些),我不信邪,想用事实反驳——我从来相信说和做是两回事。

大锤快四岁了,还是落后于同龄人。但是,大部分时间听我的话,可以帮收拾碗筷,陪我跑步,不怕烈日,能背几首诗和部分《声律启蒙》,会说几句英语。从不愿意刷牙到主动拿牙刷,从不会穿衣服到会扣钮扣,从听故事到讲故事给我听,慢慢成长,我也欣慰。

四、展望

对未来没有什么展望,期望越大,失望越大。船到桥头自然直。
踏实工作,研究技术,照顾家庭。

就这样。

李迟 2020.7.26 周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