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掠影 > 正文

我的2013年

2013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经历了很多事,遇到过各种困难和挑战,解决过各种难题,内心澎湃过,也失落过,有豪情冲天时,也有回归平静日。下面以流水账形式分工作、技能、生活说说过去的一年发生的事。

工作

工作占了我绝大部分时间。有人说在工作中生活,在生活中工作。但我目前做不到。回顾过去的一年,似乎工作上的时间永远是不够用的,任务总是完不成,一个任务还没结束,另一个任务又启动了。曾经有段时间晚上睡觉时会不知不觉地想工作上的事,似乎又回到了学生的时代。那个时代,并不像现在这样,至少可以有时间去探索,有时间问同学。可如今,不但是孤军奋斗,而且时间有限。虽说同一个部门有同事,但不可能几个同事有做同一件事,——领导不可能这样;另外还有时间,说得好听的是时效性。这一点是考核的要点,考核如果扣分,直接关系到年终奖。
过去的一年,以5月份为界线,分为截然不同的世界,但有一点是相同的,即如上所述的任务总是完不成的。
公司的福利很好,每年都有年度旅游的机会(没错,是机会,因为有的人有机会,但无法实践),今年是分批组团游,但每个部门必须有一半人在公司上班。在4月底,我旅游回来,,接着部门的老大去旅游,接着部门的老大离职了——就是他旅游回来上班的第一天。如此突然,如此匆忙。说突然,是因为完全没收到通知,说匆忙,因为的确匆忙,完全没有什么交接。一个部门负责人离职,说走就走,如何怎样,都说不过去,但这事就让我遇上了。剩下的摊子,由我收拾了(我名义上是副组长、副主管)。
9月底,部门一个搞内核的技术牛人离职了,这次我总算有些教训,叫他整理好任务,培训培训内核,结果也不尽人意。知识,还是要自己学才有效。后来在国庆放假前一天,另一个部门的人告诉我要给在国庆放假后第二天给他一个调试用的内核(技术上的修改,不说也罢),搞这种突发事件,在这里是司空见惯的。我心想,目前部门还没有人真正搞懂内核的人,应该没那么快完成,于是向领导请示。我的本意是没有那么快能完成,结果到了领导那边,变成了部门交接的问题,于是上纲上线,又是打电话给技术牛人,又是叫部门另外的同事在国庆期间看内核,还说了很多关于部门交接的事情。结果,国庆回来后第二天,我完成了修改给到那个部门的人,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这件事就算结束了。实际上,要改的那个内核是几年前维护的内核,技术牛人来公司还不到一年,这一年又在开发新的版本的内核,该牛人并没有对老内核进行深入学习。然而领导看事情和我们并不相同,与领导相比,错的是我们。
我从来不善于和领导交流,也不善于和领导相处。我只想勤勤恳恳工作,努力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以前有个部门领导顶着大领导,我还好过一些,现在不同的,我直接面对的是大领导。有人可能会说,这是大好机会,可以锻炼管理能力。在这个公司,又做技术,又做管理者,是最辛苦的。管理上有些事情很烦,但必须做,手下的人员不干,就得自己干;有些事领导安排,手下人员不理解不想干,又得自己干。对此,我只能说,一来我没权威,二来我没让人信服的本领。总之,才不胜不可居其位,说得就是我。
因为部门主管的离职,很多交接都没有,于是在最初的那段时间,我天天跑到其它部门问,理清事件来龙去脉。这可能是一些技术公司的通病,即没有一个部门能对整个产品有所了解——至少在这个公司里没有,一些人只知道其中的环节。一些搞上位机的对uboot不懂,连串口信息也看不懂;搞底层驱动的人,不知道应用层是如何调用接口的。那段时间我坚持下来了,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内心不让我放弃,而且我也不想人家说我遇到一点困难就退缩。用领导的话说是:年经人,要多挑战自己,多吃点苦,多加点班,晚上要想一想今天还有哪些事没完成,要尽快完成,不要拖到明天。我想,如果人人都按领导的话做,公司何愁没业绩,何愁不上市。
后来一些制度和企业文化上的改革,是我最接受不了的。
年中,公司开展了“huangpu”培训,专门培训高中基层干部和技术骨干。诸如什么管理核心技能提升、企业战略管理,情绪管理,五项修炼,以及一大堆管理学的定律。
学习了管理核心技术,在交待任务和接收任务时,一定要遵守几大规则。给我的感觉是,一开始已经知道该如何做了,在什么时候能完成。在搞开发过程中,这一点是要命的,因为不知道前面还有哪些坑,坑有多大。刚开始时,还有模有样,到了下半年后期,这事也不了了之了。
学习了情绪管理,在公司还专门展开了所以情绪管理。一个部门在一个会议室里做一些不适合理科生或搞技术研发人做的活动。过后总结,没几个人赞同再搞此类活动。不过,私底下说加薪不加班就是最好的情绪管理活动。学习这个对我的唯一好处就是下了班之后,每当不自觉想起工作的事,就强迫内心的自己告诉自己不要去想,不要去想,结果,觉也睡得安稳很多了。
学习了五项修炼,最大的影响就是在全公司开展了以思维导图为核心工具的交流,即什么事情都是用思维导图展示,什么事情都要想出3种以上方案。
还有一个大的变化,就是公司部门之间使用“关系客户”制度,并规定了哪些部门是哪些部门的关系客户,每隔一段时间就要给任务评分,每个部门都要对自己的关系客户打分。后来发展到全部给满分。给不满分要给出理由。和新闻上说某宝的买家不给好评,卖家天天打骚扰电话有些类似。为什么?因为这关系到money,必须站出来说话。
管上面这些事的部门是品质部门,提到此部门,不得不说流程文档。公司的制度、流程文档,大大小小超过了200份。在做事时,似乎处处要按章程走,又似乎时不时打破一下,很多时候,只要领导一句话,就开始干活了。另外还有任务备份。备份什么?流程文档,如需求文档、设计文档、测试文档、程序二进制文件。一些任务,不但要进行部门的备份,还要对品质部做备份,备份也有一套规范,如不按规范来,又要扣分。所以,任务的一半时间是花在这些流程事情上面的。但不得不做,因为这纳入考核范围。
我从来不反对规章制度,也认为必须要规章制度,但我同时也坚持凡事必须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一切从实际出发。我不认为像那些理发店或其它什么店让员工早上做早操,喊口号的做法合适搞技术开发的人员。

技能

说实话,过去的一年,我学到的东西不多,基本上是属于打杂类型的,没有主攻方向,公司也不允许你有主攻方向。在7月份,我们部门几个小伙伴,接手了一个即兴的项目,拿某公司的一个demo板来搞成产品。我做项目经理。当初说得十分简单,人家有什么就搞什么,结果搞着搞着,发现人家的东西与我们已经搞过的东西区别太大,但又必须融入我们自己的技术,于是这个产品搞得不伦不类,后来这个项目移交到其它部门做,但时不时又找到我们,毕竟最初是我们搞的。这引出一个问题,一个公司的各个开发人员,应该有一些认知或共识。但现实中,每个部门是分得很细的,即,这个功能不是我负责的,我不懂,找别人。我所在部门是属于linux内核、外设驱动这一块的,因此,凡是设备上出点问题,统统找我们。比如有一次,一台设备的串口信息看不了了,就怀疑是uboot和内核问题(一般出现问题,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怀疑内核有问题),后来发现,是串口板和主板之间的排线损坏了,换一根,好了。在做自己的开发任务时候,不时遇到类似的事情,“打杂”一词,最贴切不过了。
刚才提到的项目中,学习了ONVIF,不过也只是初步接触,因为实际用得不多,也没有继续深入研究了。
linux内核新近才接触的。说实话,以前学习的内核知识,只能算是入了门,经过一段时间移植(实际上是进行一个项目)发现,只有工作需求驱动,才能真正学到东西,因为只能实际使用到,才会知道可能出现什么问题,印象才深刻。放翁说得好:“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另一个学习到的,是口才和对事务的考虑。口才是在和其它部门扯皮时练出来的;对事务的考虑也是被逼出来的,因为接到一个任务时,必须考虑有没有必要进行,什么时候进行,需要哪些工作。这些必须考虑,否则,贸然接受,吃亏是终归是自己。

生活

我住的地方依然离公司十分遥远,每天上下班的时间差不多是2个小时,遇上堵车,花费的时间更多。冬天早上,起来时总觉得天还不亮,然而,道路两旁的小摊以及络绎不绝的小车证实了忙碌的一天的确开始了。为了消磨时间,我跑去图书馆借书,在手机里下载电子书。在等车、坐车这些零碎时间里,还是学习到不少东西,比如,ONVIF协议就是在回家的火车上看的。每天穿梭在这个城市中里,无论旭日东升,还是华灯初上,我都感觉到自己不属于这座城市,无法融入这座城市。
有时候加班晚了,就打的回去,我一般选择坐前排,并且尽可能和司机聊天。因为我想了解我这个行业以外的一些事情。有时聊修地铁堵车,有时也聊人生。给我最大的感受是,司机态度十分友好。有一次,和一个司机聊了一路,打的30块钱,结果给我一百多的发票。这些发票为公司发过节费做了应有的贡献(过节费要自己拿发票充)。
即使是重复的上班生活,也有休息的时候。起初,还有时间双休,后来,把电脑带回来,再后来,周六去公司加班。不过还是抽了时间,骑车到外面晒晒太阳,去湖边吹吹风。有一次去市中心,到步行街逛,站在高处猛回头,发现路上行人如蚂蚁般来来往往,川流不息,而我是其中一只,不知何处来,也不知何去。
前面提到了年度旅游,在我没来公司前,公司是到国外旅游的,我来公司的第一年,去了峨嵋山,第二年去了香格里拉,今年是组团自助游。公司给了4K赞助,多了要自己补。我选择了国内游,华东五市游,最后结算,发现自己还赚了几百块钱。几天时间里,游了上海、太湖、中山陵、黄山、西湖。可惜,旅游时机不好,去上海外滩,风大且冷,还没感受够对面那座塔,就打道回府了。去中山陵,本来也想畅想一下那些激情的年代,可惜现场没那种氛围而作罢。爬黄山那天雨小雾大,被奸商骗了买10块钱的不耐用雨衣不说,低头看路,抬头看雾,完全不是在旅游,当然也看不到小学课文里提到的天外飞石、仙人指路。值得一提的是,我们这帮人,爬上黄山又爬下来,的确够体力,但是到酒店时,两腿准备抽筋了,那晚和同住的伙伴一人吃一包泡面,也算是独特的了。而西湖,终究还是觉得文学作品中描写得最好。
在一个普通的中午,我办了一张招行的信用卡,后来,同事推荐了某财记账软件和某某宝货基。从此,开启了信用卡和记账生活。在此之前,我是在纸上记账的,记账麻烦,数据不好统计分析,现在方便,直接拿手机一看即可知道自己的资金分布。自从了解了某某宝的高收益后,再也不存钱在银行了,每天看看收益,心情顿时愉悦了不少。不过看着慢慢增长的资产,对比现今的房价、物价,再也高兴不起来了。
有时失落,我会选择听歌。听歌,更多的是回忆从前。听beyond的歌,让我想起小时候邻家放的《光辉岁月》,也想起我的孩提岁月。听谭校长的歌,让我想起小时候玩泥巴的时光,因为当年就是一边听着谭校长的歌,一连玩泥巴。听梅艳芳的《似是故人来》,让我想起初中的老师,因为初三那年,老师教了这一首歌。在大学学习VC时,我听得最多的,就是这首歌。歌以忆事,歌以忆人。不敢面对实现生活,就活在过去中吧。

展望

每到年底,总有媒体会发起总结过去一年,最大收获是什么之类的调查访问。就连公司,也发了问卷。有时想想,好像过年这一年也没什么值得记念的,很是平凡。我所追求的生活,就是平凡的生活,但平静的生活亦非我所愿。就像我和女朋友,过着柴米油盐的生活,有时候会吵架,有时候会抱怨现在的这种生活方式太普通了,但又想不出其它好的生活方式,只好逃避现实,不去面对。明天的生活明天再说吧。我也想过闯一番事业出来,荣归故里,然而现实告诉我,还是脚踏实地好,过多幻想只是徒劳,找一条适合自己的路才是王道。但是,我的路,又在哪里呢?这是我一直在寻找答案的问题。
无论怎样,生活总是充满希望的,成功总是属于积极进取、不懈追求的人们,希望我在新的一年里,有新的历程,新的征途。
迟 2014/1/5

本文固定链接: http://www.latelee.org/the-life/my-2013.html

如无特别说明,迟思堂工作室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 我的2013年 | 迟思堂工作室
【上一篇】

我的2013年:目前有2 条留言

  1. 1楼
    lvz:

    叽叽兄,这样黑同事好咩~~

    2014-12-30 下午8:58 [回复]
    • 李迟:

      哥,你可以写文章黑当年的李大大。

      2015-01-01 下午2:09 [回复]

发表评论

*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