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掠影 > 正文

在公司工作四年记

转眼间来公司已经整整4年了。相比刚踏入社会,有很多的改变,无论是生活上还是技术上。

刚进公司,恰适十周年庆,活动当晚奖励、抽奖。在公司10年以上的、8年以上的、5年以上的,都有大奖,无非是苹果的ipad、iphone以及现金。在我进公司前,全公司都是去国外旅游的。

刚进来时,我在做边边角角的东西,我记忆深刻是好像是一个FTP客户实现,还有一个将JPEG图片转换成AVI视频文件的模块。几经人员变动,大约2年多后,终于轮到我负责内核、平台这一块东西了。而如今维护着已经走了2任人的内核,苦于没资料,着实不是件痛快事。对于新平台的内核,同时苦于资料不足,着实吃力。
对于技术,我是肯研究的,也乐于分享;对于事务,我是主动的。和我交接较多的人,他们应该会了解我。但对于无交接的人,如领导,却非这样。不过,做事仰不愧天,府不怍人就行了,不必在意他们。

对于加班,公司一向口中不提倡,实际要是做的事。记得当年有一次聚餐,大领导似乎是开玩笑问我有没有加过班,我说没有,然后大领导就对我的领导说,没加班怎么给转正?听得我吓一跳。我记得有一段时间,当年的女朋友——现任的老婆生病住院,但公司又急做一个项目,本来已经安排了其它部门的人主要负责的,但该同志又被另一个更加紧急的事件安排出头,就到我头上了。当时连续加了一周的班,每天晚上即使不到12点也到10点,周末也不放过。我俩为这事差点闹分手,我也十分愧对老婆。后来又有一次,又是项目验收紧急的事,和另一个同部门的同事加班到凌晨3点——约不到半年后,那位同事即另找高就了。再后来,我是坚决不加班的,现在成家了,不想因工作的事破坏家庭。但人在公司,身不由己。这次被安排一个项目,由于某些原因,亦要周末加班了。

十分有幸在某一段时间接触了管理。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岁月。本来公司搞平台的人就少,那时主管走了,后来又有一名搞内核的走人,我被赶鸭子上架,做了管理、开发的事(我没说做“主管”,是因为该部门主管一直是大领导代理,而平时开会、部门事就我来做)。由于本人不善表达,对于交接之事,没向大领导请教过,对于任命之事,也没有向大领导咨询过。就这样只有4个人的部门,撑一大半年,直到被别的部门合并。当时,我并非没有想过要走(一个新手,和其它部门在事务上交流沟通,是件技术很强的事),但还是因为自己太善良了,觉得自己走了对不起公司。而如今,我不会再这样,我会为自己的福利着想。当压得太紧时,我会反抗。当出现不利于部门、个人的事,虽然我知道没什么用,但我也会提出来。比如,最近部门内的人转岗到了其它部门,活还是那么多,而干活的人少了一个。
——但那段经历教会了我很多,我也十分珍惜。

4年了,说短不短,说长不长。从经验看,明年的公司年会上不会出现我所期待之事。而每每看到有员工离职,看到某些不爽之事,又禁不住地想自己的出路。在犹豫中十分矛盾、纠结。或许,这是人生必然要经历的。

对于岗位,用下面的话可以概括。亦以此结束本文。

嵌入式软件工程师

以前呢
我的岗位是嵌入式软件工程师
负责内核驱动移植 根文件系统构建
解决“底层问题”

后来啊
我还是嵌入式软件工程师
同时 兼任“方案负责人”
负责内核驱动 根文件系统 “底层问题”
还有方案整合 “设备问题”跟外场测试

而现在
同时 兼任“项目经理”
我依然是嵌入式软件工程师
负责内核驱动 根文件系统 “底层问题”
还有方案整合 “设备问题”跟外场测试
以及开会 报告和扯皮
整天进度控制 风险管理

将来吗?
我仍旧是嵌入式软件工程师
已知要光荣掉天坑一
其它的
就是重复昨天的轨迹

–李迟 成于某天早晨 71路公车上

(该诗表示了作者对岗位的无奈、困惑以及对前景的忧心,绝无所谓“事业高升,走上人生巅峰”之意)

李迟 2015.07.10 周五

本文固定链接: http://www.latelee.org/the-life/four-year-today.html

如无特别说明,迟思堂工作室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 在公司工作四年记 | 迟思堂工作室

目前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