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oot移植随笔(11):一些内存地址的研究(gd_t和bd_t结构体)

u-boot移植随笔(11):一些内存地址的研究(gd_t和bd_t结构体)

李迟按:学计算机的人不应该对二进制反感,因为计算机只认识0和1,但面对许多枯燥的0和1,有些人望而却步。我大约是大三、大四时候开始强迫自己认真对待二进制的,最早应该是研究SD卡时候,其时主要研究FAT表,使用WinHex工具;后来研究网络协议,主要是ENC28J60芯片,代码是国外一个组织写的,基于AVR芯片,这个实践算是理论结合实践。再后来,慢慢对底层的东西感兴趣,不断看,研究,心里老想着数据在内存中如何分布的(gdb是个强大工具)。现在,对于研究某个文件的结构,直接分析二进制数据是最好的方法。因此,建议看到此文的同志,不妨对自己狠点,过了这个坎,后面将是一马平川。正如那些说学英文很难的同志,如果肯下点苦功(辛苦的“苦”),相信勤能补拙,定会有收获。

Linux移植随笔:终于解决Tslib的问题了

Linux移植随笔:终于解决Tslib的问题了

前段时间让Tslib搞晕头了,原来一切都是版本惹的祸。本文只是一个随笔,随笔者,随意用笔写下心得而已,因此不必较真。正如我所欣赏的“乘兴而来,兴尽而返”一样。——估计当年王子猷是赏完了夜景,兴致也完了,就回家了。

Linux移植随笔:git的使用

Linux移植随笔:git的使用

李迟按:我学东西从不按规则出牌的,因为我始终觉得计算机各个领域都有联系,学会融会贯通是非常重要的。以前接触过cvs,近来使用svn,现在学一下git,这些东西都是我在学习过程不断去了解、掌握的。

Linux移植随笔:让内核支持nor flash

Linux移植随笔:让内核支持nor flash

网上有文章说了如何让linux内核支持nor flash。不过那些转载的文章中没有头文件(因为使用了<尖括号>,在一些网页中是不会显示的,详细请参考HTML相关资料)。后来研究了类似的驱动文件,发现它们都是大同小异,只是在一些参数上有改变而已。本文中源代码基于那些转载文章的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