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我的大学生活 > 正文

桂X大大三学习生活总结

桂X大大三学习生活总结

李迟按:本文在假期上辅导班时就开始着手写了,后来几经修改,删除了很多与时代潮流不符合的事实的描述,但还是保留了一些,我觉得,事实是任何事情抹杀不掉的,因为这是历史,我无法修改。

记得在奥运会期间,我开始学习VC,那时没有多少人在学,所以要自己看书,敲代码。

我学东西不快,到开学时才知道MFC和Win32 API的区别。此次学习VC,一来用以参加比赛;二来也懂些VC基础(结果证明这条路很正确)。

那个学期,参加两次比赛,校级和区级的。后来稀里糊涂地又参加一个项目,——这跟当时盛行“项目”风以及学院大力发掘有能力做项目之人等等事情有很大关系。现在我参赛的欲望全没了,我不是那种名利欲很强的人,以前看太多的田园诗歌,可能也影响我的为人处事吧。

那个项目是我为数不多的后悔之事。那时的我,只听过做项目,没真正做过项目。听周边的人经常谈“项目”,自己也有些蠢蠢欲试的冲动,冲动是魔鬼,对于我来说太合适了。当有人找我们时,我和LS、LG三人二话没说,也没有分析此事的利弊,就参加了,经过院级、校级的评审,竟也通过了!后来经人指点,才知极可能是指导老师的原因。由于其些原因,LS不干了,而由另一人代替,造成事实上只有LG和我两人了,至后来,我搞了些基础东西,就全权给LG做了。如今,此项目基本停工,是由我跟LG两人决定了,没有跟其他商量,其间的原因十分的复杂。首先,我们没做过项目,不懂得怎么处理项目;其次,是技术因素;还有就是上层建模和底层实践产生脱节,指导老师没有一次亲临现场指导我们,他们只按自己的想像来要求结果。(——后来,这个东东竟得了个三等奖!但此项目除在本文出现外,绝不会再现在其他地方。)

新学期伊始,又再次见证了我的冲动。在编译原理课程设计的某一上机课堂中,我买了一块ARM9的开发板,我同样也没有经过考虑,没有分析利弊,以超过半K的价格买一块开发板。这样,开始了我大二时定下的目标:Linux+ARM之旅。

自从做那个项目后,所有与项目相关的的东西都可以报销。但我并没有用那些钱买开发板。下学期没有再参加比赛,专心看书,学嵌入式。除了学习单片机是有人带入门之外,其余大部分东西都是自己摸索而得。学习嵌入式时,周边尚无人学习,只能从讨论群、论坛里找所遇问题的解决方法。自己尝试之后才会知道其中的辛酸、喜悦,一览众山小,只有登上高山的人才真正体会到,而不是看古诗词所能体会得了的。

在写完几个裸机程序之后,不干了(其实我还跟着网上的做法,搞了一次Linux系统移植,同时看了不少与嵌入式、Linux相关的书)。主要是不想做了,同时也由于考试临近,我不是那种聪明的人,不可能在考试前两周看书而能考试及格的,所以考试也得花一定的时间。当下载程序成功之后,才知道,嵌入式入门也不难(注:是“入门”,不是别的)。但从不知到知道之间有一段时间,关键是实践。举个例子,网上很多人说下载AVR程序之前一定要注意配置熔丝位,熔丝位如何如何重要等等。但我自己做了电路板,经过几次摸索后才发现,其实熔丝位也不过如此!——“不过如此”,可以用到很多场合。

别以为我是说说而已。我所谓的“亲自尝试”是有代价的,安装双系统造成我的硬盘被迫格式化,这让我大二一学年积累的所有的资料都没有了——除了先前刻录了一些外。还有学习AVR时,那块M128开发板就是因为熔丝位的问题至今还躺在盒子里,我不舍得扔,看到它,我就会想起熔丝位。总之,学习是要实践的,而实践是需要勇气和时间的,心态很重要,关键看你能不能享受其过程。

此后不久,我做了大学第二个重大的决定:考研。这两个很简单的字,差不多让我放弃以前所做的一切——至少暂时放弃;并且一改以前大部分习惯;还要将大量时间投入到复习之中,一切的一切就是因为这两个简单的字。

决定考研是家人的意见,因为那学期开学时,老妈就打电话跟我唠叨考研的事,后来老爸又打电话来,又说考研的事,再后来我跟同学聊了一下,就决定考研了,以前跟LS他们聊天时就说了考研和工作都是两种生活,都有好与不好,我就选择了考研。做决定的经过就这么简单。决定的第二天就去买专业课本,——决心与行动,就这么爽快,是我一向的风格。说起来就郁闷,上专业课时是一种课本,考研参考专业课又是另一种。卖书老板一看就知道我是做嘛的。可能考研就流行报班,班上同学大多都早早地报了辅导班,期末时我也报了一个班。——后来才知道,报班只是一种心理安慰而已,像中国很多人拜佛求神一样。

经过假期所谓的“强化班”的学习,除了上课之外,更多的是锻炼毅力。现在发觉,原来养成一种好习惯并不难,难就难在坚持,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坚持!上课时,主讲老师一直灌输一种思想:为了考研放弃一切,放假不回家,每天坚持学习,不为外物所动。这种思想越临近考试就越明显。

学习了马哲之后,收获匪浅,一切事物都要用辩证的观点看问题,将哲学具体应用到生活之中。上面老师们的观点,仅仅是他们的观点,可以采纳,也可以稍稍变通一下,还可以不接受,一切都是自己决定的。如果都接纳领导们、老师们的观点,社会上就不会有那么多不公平的事,学生们都会为祖国的强大而奋斗了,但有那么美好吗?诸君不妨观察一下周围,这明显是不可能的。

9月份开始后的两个月里,我都没有集中的时间来复习。

9月伊始,在全国电子设计竞赛开始的那一天刚过半个小时,我同学打电话给我,叫我参加,因为他们中有个队员家有急事,要回去处理,不得已就叫我。我不好意思拒绝,如不急的话,怎么半夜三更连续几个电话,将我弄醒?看在这份上,我没话可说了。

于是,又一个“四天三夜”开始了,大赛结束后的一天,我休息,第二天,马上看书,但却高估自己,精神还没有缓过来。

之后,就正式步入大四了,也就开始了让我很烦的三个课设,这些就是做着没意思,不做又毕不了业的那种东西。

头一个是软硬件结合设计,我很早以前就知道这个要做些什么的了,结果毫不例外的,通通都是上位机+串口+单片机。本来我一个人都可以完成的,但老师又要求组队,而且每个人都得参与其中,我听信老师的话,将我想好的课设题目分成几部分,分别交给他们做,好让他们知道,单片机长得怎样的,上位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验收时,课设老师却出差了,由另一个老师代替验收。这样,我的计划落空了,早知的话,我就一个人做了,省事活时间。那个时候,班上能做出个单片机板子的人不超过一个巴掌,如果我不帮忙的话,挂的人很多,很多人连单片机是白色还是黑色的都不知道,——这是由专业偏向软件方向这个事实造成的。这帮也不帮涉及到做人、助人、交际等等很复杂方面。

然而,事实证明这仅仅是我的一厢情愿,子曰:已所不欲,勿施于人。对这个课设,我完全想错了,以后就得好好记住这个教训。说得难听一点,就是我帮人家,是没事找事做,——即使我在考研重任在身。

已然大四了,至于那些该不该游戏、找不找工作、学不学习之类的事,不谈也罢,管好自己就行了。

前不久,我的一位好友,也是班上考研的人,由于他所报的专业招的人数少的可怜,就决定不考研了。这样,我少了一位可以跟我谈马哲、毛泽东、理想、文学的人。只有自己一个人去图书馆看书了。那种孤独可想而知。本来我在桂X大的朋友就少,而现在,放眼四顾,似乎只我一人。如不上课,都是辗转教室与图书馆之间。

考研就折磨人的不是复习很辛苦,而是你得天天去看书,每天早起晚归,都是做同一样事。电子设计竞赛我参加过两次,但最辛苦的也只有“四天三夜”的时间;而考研,就注定没有周末的概念,没有假期。——“十一”那天我跟LS他们看阅兵,中秋节白天自习,晚上看电影,也没打电话给老爸。

管他呢,反正事已至此。我的大四的主题生活都已确定了,就慢慢走下去吧。

用放在我电脑旁边的话来结束本文:

在名利角逐中保持一颗冷静的心看众生百态,以对待生命的态度对待每一天;不羡慕别人,做好自己。

2009.10.24

本文固定链接: http://www.latelee.org/life-in-school/life-of-junior-in-guidian.html

如无特别说明,迟思堂工作室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 桂X大大三学习生活总结 | 迟思堂工作室

目前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

快捷键:Ctrl+Enter